鲁迅说:悲剧是将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人看。细想也不尽然,若将美好与悲伤杂糅,相比彻彻底底的悲剧或大团圆式结尾,或许别有一番滋味。

最近读了沈从文先生的《边城》,在那个远离世俗、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的世外桃源,有皮肤有些黑黑的、眼睛泛着光亮的翠翠,有外貌俊美、人称“岳云”的傩送二老,有慈祥善良、总在溪边渡人的翠翠爷爷,有热情仗义,人称“船总大哥”的顺顺...... 边城这块土地将他们养育得热情朴实、善良美好。可就是在这样美好的地方,这样善良的人,结局并不完美。

大老的突然遇险让我们心痛,二老的杳无音讯让我们惋惜。爷爷的离去,翠翠的等待,那些惊艳了时光的人却并未温柔余下的岁月。可我们仍会记得,在一个遥远的边城,一条溪边,有一个女孩,守望着春去秋来,等待着久别重逢,念念不忘着一段美好青涩的少年时光。她知道“那个人也许永远回不来了”,可她相信“也许他‘明天’回来”。关于这篇小说的创作动机,作者说:“我要表现的是一种‘人生的形式’,一种‘优美、健康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为人类‘爱’字做一度恰如其分的说明”这份说明确也让我们明白了这温暖单纯的爱。

同样美中裹挟着悲伤的是《穆斯林的葬礼》,读完书很久,心中还会萦绕淡淡的惆怅。韩子奇、梁冰玉、梁君璧、韩新月、韩天星、楚雁潮……这些名字充满诗情画意的人儿,结局总带着一些凄美。这其中尤以韩新月、楚雁潮的爱情最为凄美。总记得楚雁潮在晨曦前奔走,却并未能见到韩新月最后一眼,韩新月也并未能在雪后第一缕曙光亮后见到楚雁潮最后一面。人们总说“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可是,这相思未免太浓烈了点,是那“天上有明月,年年照相思”。所以,几年后梁冰玉来到女儿所在的墓园,发现一位中年男子,矗立在一颗树旁。淡淡月光下,幽幽树影旁,响起了轻柔徐缓的小提琴声,如泣如诉、如烟如梦。琴弓亲吻着琴弦,述说着一个流传在世界的东方、家喻户晓的故事:《梁山伯与祝英台》。天上,新月朦胧;地上,琴声飘渺。悲伤的结局也许在前文忧伤的笔触中早有预兆,可“雁归有时,潮来有汛,唯独明月不再升起”的凄美总也令人心碎,但楚雁潮、韩新月的感情总让人明了“人生无物比多情,江水不深山不重”。

也许《红楼梦》的结局令人们心碎,可人们知道这样的结局也许才是最好的结局,我们无法想象爱耍小性子的林黛玉向世俗妥协,变成王夫人、尤氏、凤姐那样的妇人;也无法接受温润如玉的贾宝玉成为他父亲那般严厉刻板的官场中人…黛玉逝去,宝玉出家,红楼一梦终在众人最好的年纪中醒来,这样便够了。

也许《平凡的世界》中田晓霞的逝去令人扼腕叹息,可我们仍记得那个如小太阳般温暖了孙少平的她和那场未赴的树下之约。路遥先生在后记中说过:“所有人的生命历程在人类历史长河中都只是一个小小的段落,因此,每一代人都有自己命中注定的遗憾。”遗憾,是深深的遗憾,但,岁月在无声流逝,一代人在慢慢变老,一代人在渐渐成长,在那苍凉的黄土地上亘古不变的是那嘹亮的山丹丹和信天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这命运何其平凡,平平淡淡中我们总能感觉到温情与力量。明白这些,便足够了。

生活不总是岁月静好,温暖如初。用细腻的文笔记录下这一段段美好却与悲伤并存的故事,记录下千千万万人平凡的一生,是悲剧,却也是我们最本真的生活。


 

焦作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碧莲路1号betway365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公安机关备案号:41081102000041